细雨中行走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09 09:41
  • 人已阅读

?  下雨了,我打起伞,走入蒙蒙小雨中。

  

  我喜欢在小雨中行走,感受、体味小雨中的天然,这使我沉醉,使我愉悦。

  

  小雨中的公园,空阔安好,微风小雨,如烟如雾。文人喜称小雨为烟雨,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若干楼台烟雨中。”“一院桃开独闭关,有限浓春烟雨里。”确实,小雨随微风轻飏,如缕缕轻烟,飘飘袅袅,迷迷蒙蒙。万物笼罩在烟雨里,亦隐亦显,亦真亦幻,让人如在蓬莱仙境中。昏黄中的风景是美的——云笼青山,彩云追月,雾锁寒江,大漠幻影……。烟雨中的风景也是美的,如一幅印象派画家的水彩风景画。

  

  烟雨把万物都交融了,寰宇间浑沌的一片,空间好像有限地扩展,光阴好像有限地延伸。。空阔安好中的我,好像幻成了一滴小水珠,融入到无边的烟雨里。我是寰宇的,寰宇是我的,物我两忘,天人合一。

  

  远景是昏黄的,眼前的风物经小雨洗润,如漂涤的蜡染,却又分内明显。朱自清师长也有这种感觉,他说小雨中“树叶儿却绿得发亮,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。”董解元师长看得也逼真:“过雨樱桃血满枝,弄色奇花红间紫。”小雨像一个浣纱女,轻柔洗去绿树红花的浮尘,让它们现出清亮的本色。小雨又像个漆工,经心点染草木,让它们更鲜,更倩。我抬起头,让雨珠洒上我的脸,经由小雨的洗染,我也会变得年老,变得俊朗吧?

  

  牛毛般地小雨飘洒在我的皮肤上,有些麻酥酥的痒,又有丝丝的清凉。我想起了小时候母亲用湿毛巾微微擦我的脸,和顺而详尽,我仰起头合营母亲的手,希望这光阴能够延伸。往常我已是矮小的成人,惟独轻柔的小雨再给我儿时的感觉了。

  

  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,夹杂着草木的清芬,一种最佳的香水分配师也难分配出的芬芳;泥土也披收回甜丝丝、又略带浪潮鲜腥的气息,沁人肺腑。我逐步地深深地呼吸,让清鲜的空气滋润我的肺。往常人们喜去郊外野游,说是去“换肺”。丝丝小雨是最佳的空气净化器啊!它压下了尘埃,滤去了浊气,把最清鲜、最芬芳的空气运送给人世。

  

  鹄立在林木中,我清晰听到小雨的声响。它柔柔地抚弄着树叶,收回“沙沙”轻俏地声响,如乐工在微微摩擦着沙锤;堆集在树叶上的雨珠滚落在芭蕉叶上,“嘀哒、嘀哒”有节奏地脆响,如夜间时钟的声响。这是天籁之音啊。大天然收回的天籁之音最使人沉醉——松涛、波浪、流水,空谷覆信,还有这小雨收回的声响。文人雅士更倾心小雨的曼妙之音,雨打芭蕉,雨滴梧桐,是他们谱曲、赋诗的上好题材。我倚靠在一棵矮小的松树上,谛听着、谛听着……

  

  天渐渐黑了,我在小雨中向家宅走去,感到通体轻松、清透。小雨啊,你何时还造访人世,可否事前告知我一声?委托了。

上一篇:离奇的车祸

下一篇:没有了